无声合唱团:用啊哦哎练5年进京演出 聋哑儿童唱出天籁之音

全中国最挑剔的音乐爱好者在这儿以往都是来欣赏马友友、傅聪等大师。全中国最挑剔的音乐爱好者在这儿以往都是来欣赏马友友、傅聪等大师。  这一天面对台上一群最小9岁最大也不过16岁的孩子们他们的情绪在12分钟内由镇定到啜泣由啜泣到激动不已地鼓掌。

    猛然台上响起一句话掌声猛地收住了。

替代掌声的是每个人把四指收拢在掌心将大拇指竖起来这是人类掌握的最简单的一种手势。而观众们齐刷刷地比出它是原由刚刚12分钟里用歌声带来震撼和惊艳的这14个孩子听充耳不闻掌声说不出话。  没错他们是大家口中的“聋哑人”。

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南音的传承人蔡雅艺为他们伴奏窦唯的制作人丁漫江特为专门录音金星、蒋雯丽无偿录制vcr。

    所有光环和名头到了14个孩子面前都成了配角。这一切是5年前被骂作神经病的李博和张咏怎么也想不到的。被一嗓子推到山里5年前广西百色凌云县一间特殊学校里猛然来了两个奇奇怪怪的人。  你会发出“啊”的声音吗?他们见人就问。大山里长大的孩子们怯怯地用手指比划了一下——我不会。从聋一班到聋四班问遍所有人得到的都是否定两个怪人崩溃了。

    

怪人一号北京艺术家李博年少成名一幅画卖到百万法国的皮尔·卡丹艺术中心称赞他是国外最好艺术家。怪人二号厦门音乐人张咏摇滚乐曾是他的骨和血live现场让小年轻们都疯了。  原本两个人要在不同领域走下去拐点出现了。

那是北京街头人声鼎沸猛然响起一声呐喊这是什么声音?见惯了好艺术的两个人竟然闻所未闻——那么整齐、纯粹好像把整个生命都放在里面。

    急忙去寻却发现声音的源头本来是一个聋哑人。这一嗓子刷新了二人的世界观他们决定去聋哑学校里搞点这样的“呐喊”放进音乐里也震震其他没听过的人。  亲朋好友都无语了用聋哑人的声音采样你们是不是神经病?

沉浸在自己世界的聋哑孩子两个人没搭理那声呐喊给了他们信心成年人都做得到更何况是更纯粹的小孩子?没想到山中生活并别国让一切简单起来。这里长大的孩子们同样要承受漠不关心、嘲笑。一扇简陋的校门把他们和外面的世界隔离起来也同时告诉他们:你们和其他人不一样。

      

借助手语翻译李博和张咏用尽一切办法表达:你们知道自己的声音多动听吗?你们想发出声音吗?摇头还是摇头。两个星期里两个人像是朝空谷喊话没得到一声回音。从校长室出来两个人被挫败感笼罩都不说话准备回房间收拾行李。就在这时候一个扎小辫的小姑娘哒哒哒跑过来才四岁的小不点儿仰着头拉住李博眼神一心伸开嘴——“啊——”。  

动听疯了!不仅仅是动听“她肯发声说明我们之前所做的事已经在孩子心中产生影响了。

    ”此时再走等于告诉他们大人会说谎希望不存在。他们决定成立合唱团而那个自傲而无畏的小姑娘后来成了无声合唱团中最小的成员——杨微微。

将脸贴在板材上手指叩击感受到板材的微微晃动。

用手感受到伙伴发声时腹部的震动。凡震动处皆有声音。  这是他们感受声音的独特方式。

我们的舌头卷曲伸直抵住上颚或牙齿一个个不同的音就发出来了。通过耳朵的反馈我们不停调整渐渐地学会了说话。

    但怎么让这些孩子体会到音和音之间的不同?两个人愁白了头任是通过手语翻译怎么比划孩子们还是一脸茫然。猛然一个小孩嘴里含着的雪糕棍给了他们灵感。从此李博就在村里的小卖部打起了游击……每天买点雪糕再带点棍子借助雪糕棍和舌头的配合孩子们知道了啊、哦、哎……

土方法用尽后张咏和李博早先告诉孩子们你是女高音、你是男低音……为了发出标准的音高他们第一次动用了一个专业玩意儿——校音器。

    手还很小的杨微微拿着校音器一边张嘴发出声音一边观察着指针。

当指针指向某个数字他们就知道了这个音高是属于自己的。而用校音器知道到记住这个音高核心要经过无数次练习。

为了让声音更稳定每一个孩子每天都要背部紧紧靠着墙面踮起脚感受那个玄乎的、叫丹田的东西。  

苦行僧一样的生活他们过了五年。

五年里世界快速迭代。

      唯一不变的是李博和张咏每年像候鸟一样去广西的山里几个月和孩子们闭关。李博的画廊关了张咏的live演出结束结束。靠着以前那点“家底”两个人在坚持。也不是没想过借助基金会来任务但是发现这些满嘴跑火车的所谓基金会其实就是想利用孩子们在北京音乐厅赚上一笔的时候他们决然选择解约。一时间初具雏形的合唱团接近停摆。

      

别国基金会就做不成事吗?两个人不信这个邪。于是在朋友刘二喜的描述里他们:“如家住不起那就睡在北六环外一个度假村的员工宿舍;外卖吃不起就蹭人家的员工食堂;大巴坐不起就找朋友借车自己当司机;连吃上三个月的6元老友粉早午餐;以及结果半个月每天只睡4个小时……”

48小时里两人轮流开车从广西一路行驶2700公里抵达北京——长安街——北京音乐厅。

      孩子们兴奋又要紧。

5年的时间漫漫终于要凝结出舞台上的12分钟。

      

闪光的12分钟一早先南音的传承人蔡雅艺用洞箫吹出第一个音王咏的手在他们申请了国家专利的独创乐器chén上蓄势待发。

孩子们穿着白色t恤双手背后看上去也别国一般合唱团的样子。观众们有的双手抱胸有点戒备有点搞不懂这是要干嘛?

猛然李博用手语比划了一段随即拿着指挥棒身体一压一弹双手挥动。

面对一千多个人14个孩子有点“绷住”手指还在身后小小活动着来缓解要紧。

      但李博这个讯号一发出来五年里练了千百次的孩子们瞬间读懂。“嗯、啊、哦……”他们如约一个接一个发出了第一声。音乐家刘索拉形容这是天外来客的声音。像是给每天习惯了各种杂音的我们一声“砰”的撞击。

大鼓急速擂动比鼓声更激动人心的是他们的合唱。李博一手划到高处孩子们的声音也攀登至高点。

随即这些顶尖音乐人们扭动了起来整场演出最趣味的部分来了。

      

留着小平头的男孩何青东上前一步手势打起来自傲地早先“叭、叭”唱起了rap。

随后小伙伴加入进来。两个人极有节奏的声音带动起身后的合唱团成员。

仿佛体会到那种生命本真的喜悦、愉快、欣然……台下的观众早先眼睛含笑晃悠脑袋、打起拍子……

经过“希声”、“玩耍”进入合唱的第三章节——希望。像从一条欢快的溪流百转千回进入宽阔的大海。

      

孩子们的声音善始善终束温暖的光带领着观众感动、啜泣…

12分钟隔断震撼和感动经久不息。

      所以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所有观众用大拇指表示对他们的敬意。

无自命不凡谢所有音乐人和14个孩子唯有深深鞠躬。

生命中更多俊美的一天发生在今年夏天的这场演出给无声合唱团带了了关注、鲜花和掌声。但是一时之间也有无数声音传过来见识过大城市的繁华后他们还能习惯小山村的简单吗?就像那句话说的“我能够忍受阴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光明。

      ”

广西百色凌云县李博和张咏却想说你们完全想多了。去一趟北京他们都要盘算半天。怕住的太差委屈了孩子又怕住的太奢华。你想想他们来北京待24天啊21天就能转折一个人的习惯如果不安排好了他们就回不去了这个就太害人了。(李博)在他们看来比音乐更要紧的是做人。

      五年里每一天的点滴相处他们都言传身教。

      

所以经过这五年孩子们自己已经成为了一个个发光体。他们已经不需要外面的光来照亮自己。

从北京回来亲戚村民们对这些曾经被看做“有缺憾”的孩子也刮目相看。

他们看跟拍的视频时发现曾经最自卓的孩子在合唱团呆过后渐渐渐渐成为了最自傲的那一个。

他们一起训练。

一起游戏。

      

一起大笑。

      

很多人觉得这是李博和王咏对孩子们的公益他们却觉的自己被这些孩子转折了俊美的转折。曾经做的事换来了金钱但也带给他们迷茫。在孩子身上他们重新体会到艺术的纯粹生活的乐趣。如今有商演找过来他们通通拒绝。怎么能耽误孩子的学习?

曾经不被所有人看好时他们说“谁怎么看我们都没关系只要心是正的我们什么都不怕。  ”

如今聚光灯一下全照过来时他们却说“要紧的不是台上的那几分钟而是他们回去之后能更好、更有尊严地活下去。”

北京音乐厅那一天是他们生命中俊美的一天。那之后还有更多更多俊美的一天等待着他们。去唱出来去活出来。让善意催生出更多的善意让温暖催发出更多温暖。看到这一张张治愈的笑容他们做到了。

参考资料:微信公众号“无声合唱团”王二喜: 无声合唱团:一个关于真正的故事vista看天下:无声合唱团:聋哑儿童唱出天籁之音空艺术|专访李博:我听过最震撼的合唱来自这些听障儿童接待转发点赞转载请联系授权校审|吴 笛编辑|杨9亿人有14人在中国制造了一个奇迹……》)来源:本文转载授权自早先吧旗下自媒体:有束光(id:onelight01)新闻推荐穿警服发名片
凌云新闻有家乡新鲜事还有那些熟悉的乡土气息。  故乡眼中的骄子也是恋家的人。当我们为生活不得不离开凌云县而漂泊他乡最美不过回家的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