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护士 □潘雪葵

只有护士自己才知道这“天使”背后的苦和累。  我们头戴燕尾帽身穿白战衣每天交班、接班、白天、黑夜打针、发药、铺床、输液在苦中感受着呵护生命的快活;在累中吟唱着救援生命的凯歌。只有护士自己才知道这“天使”背后的苦和累。  我们头戴燕尾帽身穿白战衣每天交班、接班、白天、黑夜打针、发药、铺床、输液在苦中感受着呵护生命的快活;在累中吟唱着救援生命的凯歌。

    有一次一对年轻夫妇到新生儿科探视宝宝我宣教他们如何护理宝宝他们对我说:“小潘阿姨小宝宝们不会言语不会交流护理工作要比其他科室累得多苦得多繁得多啊。你还给我们讲这些护理宝宝的知识太感谢你了。  ”作为一名护士当我看到小宝宝可爱的脸庞一种对生命呵护的情感油然而生更加激励我用心、用情、用爱去呵护每一个刚刚降临世间的小宝宝。

    我是一名护士上班的铃声就是救援生命的号角。每当病人需要我的时候我会尽一份责任。我每天都会带着一份炽热的爱心穿梭在异国硝烟的战场上帮助那无助的呻吟与满脸的痛楚。当我日复一日地辛劳迎来一张张治愈康复的笑脸时我感到的是知足身为一名护士这就是我无限的自大与自负这就是我的工作得到了肯定这就是我的责任担当得到了回报。  有一天一位产妇打来电话告诉我:“潘护士我是一名早产儿的妈妈虽然孩子安全出生了但是生命体征不平稳。

    孩子转到新生儿科观察得到你的及时救援和精心的护理我的孩子很快恢复了健康。我们全家人想找个机会带孩子去感谢你你是孩子生命中最值得感谢的人。”那一刻我竟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我是一名护士在父母需要女儿陪伴时我却推说工作太忙;在丈夫工作劳累时我不能及时送上一杯茶;在孩子感冒发烧时我不能像其他母亲一样守候在他身边。  作为女儿我何尝不想对父母尽孝心?作为妻子我何尝不想享受儿女情长?作为母亲我又何尝不想像其他母亲一样时刻陪伴着孩子帮他驱除病痛?但我牢记职责我要当好一名护士一名深受病人信任的好护士。

    前不久一位母亲带着她出院的孩子回来复诊对我说:“潘护士在你们的精心护理下我孩子出院的日期比我们预期的早得多你就像是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我的孩子。  从你身上我真实感觉到‘白衣天使’的含义。”是啊患者及家属满意就是我们的追求让病人满意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职责。护士肩负着救死扶伤的重任作为一名护士我感到无比的光荣。新闻推荐珍视时光 阅读圆梦 ——致我们的年轻人
平果新闻讲述家乡的故事。有观点、有态度接地气的实时新闻传播平果县正能量。看家乡事品故乡情。家的声音天涯咫尺。  

标签: